在杜南国庆假期期间,深圳新安中学(集团)第一实验学校的班级分发了一封“校长感谢信”。学校校长袁卫星在假期值班时发现,学校鱼塘里的睡莲正面临两只野鸭的“威胁”——它们不仅吃荷叶,还吃莲花,甚至咬掉莲藕。我该怎么办?于是袁卫星写了一封信征求学生们的意见,并收到了学生们无拘无束的回复。

校长捡到的野鸭吃了睡莲,并写信求救。

这学期,新安中学(集团)第一实验学校增加了两只流浪鸭,这应该从今年夏天的一次偶遇开始。学校校长袁魏星说:“这两只鸭子是我暑假放学回家时在路边树下的草地上捡到的。首先,他们在我自己家里长大,在学期开始时被带到学校。首先,据估计孩子们会喜欢的。第二,这符合我们的理念:校园应该有生命的气息。第三,它是告诉老师鸭子年轻时像天鹅一样可爱。我们应该善待每一个成长中的孩子。”

果然,这两只小鸭受到了学校学生的喜爱,成了“校鸭”。在《求援信》中,袁卫星对学生和小鸭之间的关系描述如下:“在你每天甚至每次课间的持续关注和照顾下,这两只流浪鸭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,从不敢下水的毛茸茸的小鸭子成长为与鱼争夺食物的成熟主人(我知道很多学生经常把面包留作食物)

然而,10月1日上午,袁卫星值班时发现,前几天种在鱼塘里的睡莲正面临着学校鸭子的威胁——它们不仅吃荷叶,还吃莲花,甚至咬掉莲藕。

我该怎么办?袁卫星在信中写道,“我听说你正在为你的“学鸭”收集名字,讨论是否筑巢和如何筑巢,以及它们是否会下蛋和下蛋是否能孵化...那么,在讨论和研究这些问题之前,你能解决我之前提出的问题吗?”

“事情相当紧急,真的。我会在网上等。如果您的解决方案可行并被采纳,您可能会获得奖励,如与我共进早餐、取消一周的作业、记下综合质量评估等。”留下你的电子邮件地址。

学生们给与“鸭王”有联系的人回信

把学校的鸭子和睡莲分开,多喂鸭子,在荷叶上涂芥末...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,袁卫星收到了同学们的各种建议,甚至一些学生在邮件中附上了他们自己的草图,给小鸭子取名,并讨论了他们的性别等等。

来自二年级三班的王建(Wang Jian)特别咨询了远在东北农村的“鸭王”奶奶,详细询问了鸭子的喜好和生活习惯,并就为小鸭子建立鸭棚、喂鸭子吃剩菜(据说这些剩菜长得很快)以及让每个班轮流照顾小鸭子提出了建议。

王建还写了关于他祖母的文章:“我祖母一直在养鸡、养鸭和养鹅。她保存了很多鸡蛋,并把它们送给我吃。她还把鸡蛋腌成咸蛋,并用鸭蛋孵出雏鸭。她是我心中的鸭子之王。”

袁卫星在回复中邀请王建成为学校鸭(鱼塘)管理委员会的成员,并建议使用视频链接邀请“鸭王”奶奶给每班照顾小鸭的代表上课,并告诉他们养鸭的经验。

袁卫星认为,生活就是教育,教育就是生活。通过与同学的邮件交流,他初步想出了以下解决办法:暂时转移到学校的另一个没有荷花的鱼塘供节日期间食用;节日过后,将成立一个“鸭子学校”管理委员会。在吸取所有人才,特别是“鸭王”的基础上,最好的方案将在实施前通过民主评议确定。学校科研团队介入开发“鸭子”人脸识别、声控管理等技术管理手段。

深圳富民小学曾经在教室里饲养小猪。

小动物在校园里饲养。新安中学(集团)第一实验学校的“校鸭”并非深圳首例。

2017年,深圳富民小学以“我的动物朋友”为主题,通过饲养小动物,让孩子们体验人类和动物的情感。结果,学校买了一只小香猪给“全过程”班,通常放在教室里。孩子们每天晚上轮流把它带回家抚养,并让孩子们以小猪的方式完成《小猪日记》。

起初,学生和他们的父母都拒绝了,甚至一些父母也问:放学后你一定要赶猪回家吗?但是一天天过去,小猪不仅赢得了大家的爱,而且成为班上的第42位同学。学期结束时,小猪毕业后离开(他们被送到农场饲养)。孩子们的《猪的日记》被编辑成一本图文并茂的小册子。

每周五下午,富民小学都是“孙校长讲故事”的时间。当时富民小学校长“太阳校长”向阳穿着一条“全程”由孩子们为她设计制作的裙子,并带来了一个改编自《小猪日记》的故事,将孩子们与小猪关系的细节编织进故事中。

记者:他是来自杜南的汝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