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熊丙奇

老师如何管教他们的学生,惩罚他们站起来跑步是体罚吗?9月24日,广东省人大常委会首次审议了《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(草案)》,明确规定教师可以因一些违规行为“处罚学生站起来逃跑”。据《新京报》报道,虽然草案刚刚提交初审,但备受关注的教师惩戒权问题在网上引起了热烈讨论。

虽然一些网民支持具体细化受教育权和处罚权,但他们也建议应该有一个“站着跑着处罚”的标准,否则这可能成为变相的体罚。对此,广东省教育厅政策法规司工作人员表示,《草案》仍在审议阶段,今后将进行第二次和第三次审判。在此过程中,可能会进行修正和讨论,以使其更加合理和为公众所接受。

过去,对站立和跑步的处罚很容易被质疑为体罚或变相体罚,因此一些教师被追究违反教师道德的责任。所以,现在当地立法允许教师惩罚站起来逃跑的学生。你如何定义体罚和变相体罚之间的界限?这需要非常明确的规则,规定学生有违反学校纪律和规则的行为。学校老师可以处罚学生跑步和站立,跑步的具体时间和距离,以及谁来监督跑步。

今年7月,党中央、国务院发布了《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、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》,要求“制定具体实施细则,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”。教师在教育教学过程中实施适当的教育惩罚是全社会的共识,但如何实施惩罚是一个现实问题。如果只从概念上提及惩罚是可以实施的,那么,如果教师不能妥善处理,或者教师害怕被指控体罚学生,违反教师的道德,不愿意惩罚违反纪律的学生,就会出现家长担心的教师滥用教育惩罚权的问题。

为了实现教师的教育处罚权,需要非常“详细”的规则,以便教师能够按照规则受到处罚。例如,对站立和跑步的惩罚可以是这样的:在课堂上,学生大声喧哗,破坏课堂秩序,老师可以给学生口头警告;在受到批评和警告后,学生们继续制造噪音,扰乱课堂秩序。老师可以惩罚学生3分钟,站在讲台边。再次被罚款后,学生们继续制造噪音,扰乱课堂秩序。老师可以让学生走出教室,把他们交给学校保安,他们会监督和惩罚他们逃跑。这澄清了教育惩罚、体罚和变相体罚。

当然,在制定各方都能接受的细则时,从规范学生行为、维护校园秩序、把纪律与教育结合起来入手,要广泛听取教师、家长、学生和公众的意见。在详细的规则制定出来之后,所有的学生和家长都应该被告知详细的规则,包括把它们张贴在校园和教室里。

对于学生的处罚,有些适合由有关教师直接处罚。例如,教师需要及时惩罚扰乱课堂教学秩序的行为。有些不适合受到有关老师的惩罚。如果学生违反校园秩序,应移交学校学生事务中心处理。学生事务中心(student affairs center)类似于学校的“学生法庭”,负责调查学生校园违纪违纪行为,并根据调查结果处罚学生。如果学生不接受调查,他们也可以成立投诉委员会,举行听证会,收集学生的投诉,然后根据新的调查结果进行处理。这也是为了教育学生了解法律制度和规则。

制定详细规则只是落实受教育权的一个方面。为了使教师能够行使受教育惩罚的权利,还必须促进依法管理教育。简而言之,如果家长质疑体罚或变相体罚,教育部门应在教师按照细则对学生进行纪律处分后进行认真调查。如果教师的纪律处分完全按照细则进行,那么教师就不能轻易为内心的平静负责。(熊丙奇)